2019-01-04
世界辣么大,但留给凡人自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前几天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刷屏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于是就在网上搜出来复习了一遍。看完之后真的佩服编剧的想象力。在十几年前已经预测到了人类的今天。非常推荐大家再重新看一遍这部电影。


 

    电影的中文名叫千钧一发,也叫异种鬼煞。当时有些介绍把这部电影说成惊悚片儿,但我看了之后觉得更像科幻片或者说励志片。这部电影是在1997年上映的,当时正是异形这种电影大行其道的时候。但是千钧一发整部片子里并没有出现异形那种恐怖的场面。电影讲的是被基因编辑过的人无论在智力、体力、抗病能力及寿命等方面都远超过自然状态下生育的凡人。凡人根本没法和他们竞争,所以长大之后根本没机会去从事他们理想的工作,因为通不过尿验血验,所以只能去做清洁工这样的活儿。

    但偏偏有一个一心想当宇航员的凡人,他不甘心只做清洁工。终于他得到了一个机会,通过黑市商人购买到一个超级人类的身份。这个超级人因总是游泳比赛中拿银牌而自杀未遂,变成了残疾人。于是这个凡人取得了这个超级人的血、尿样本后通过各种技术手段瞒过了尿验血验,成功冒名顶替了这个超级人类当上了宇航员。

     这部电影上印至今已近20年了,当时人们只是把它当科幻片看,没想到今天科幻片儿变成了现实,基因编辑婴儿已经旦生。

    这让老周想起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一直相信,王侯将相是没种的,但基因编辑婴儿的旦生却告诉我们今后的王侯将相可能真的要有种了。草根再想逆袭?基本没有可能了。

 

    现在天大的新闻曝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就归于平淡了。基因编辑婴儿的新闻刚曝出时,遭到学界的一致口诛笔伐,认为这是要作死。人类会因为改编基因把自己玩死。

     人们在对贺教授口诛笔伐的背后透露出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仅来自于对基因编辑脱靶的恐惧,恐怕更大的恐惧来自于如果万一他成功了呢。

     老周认为,基因编辑成功的危害可能不亚于脱耙。

     霍金今年3月去世前曾写下一系列文章做出预测,这些文章近期被刊登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在文章中,霍金做出大胆猜想,即基因工程技术可以创造一种新的超人物种,甚至可以摧毁其余人类。他写道:“我相信,在本世纪,人们将发现如何改变人的智力以及包括攻击性在内的本能。”

    霍金认为,掌握社会资源的富人很快将有能力进行选择,他们会花钱推进研究并让自己的后代接受“改造”、改变基因构成,从而创造出具有更强记忆力、抗病性、智力以及寿命的“超人”。霍金表示,遗传学技术的突破将使人们努力提高自己,这对“未改进的人类”具有吸引力。他指出,“(各国)可能会通过反对人类基因工程的法律,但人类无法抗拒改善自己特征的诱惑”。而一旦这样的“超人”被创造出来,人类社会将面临重大政治问题——“超人”将以更快的速度继续进化,而其他人类则无法与之抗衡,“他们‘被’死去或丧失社会存在意义”。

     凡人在将来可能失去存在意义的预测不仅霍金提到过,以色列作家史学家赫拉利博士在其最新力作《今日简史》中也写到了:

    任何政治竞选,都会强调人民的地位,海报上画着普通的工人,农民,告诉你,你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但实际上,很多人反而已经觉得自己无足重轻,什么全球化,区块链,基因工程,人工智能,好像都跟普通人没毛关系,换句话说,以前大家反抗政治精英,经济豪强剥削人民,但现在似乎大家更愿意反抗精英们不需要人民了。这种反无足重轻,要比反剥削压迫困难的多。也就是说,现在世界已经开始由技术驱动,而技术驱动就变成了少数精英在做的事,人民的力量越来越不受重视了,既然你已经无足重轻了,自然也就不会给你太多的自由了。

 

    之前我们只是担心,我们的下一代被人工智能抢了饭碗,现在又来了一个超级人类。这下受到危胁的可能不仅仅是我们凡人的饭碗了。

    想像一下,将来超级人类带领着人工智能机器人,这个世界还有我们凡人什么事吗?而且这个时间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还快。这些天遭到一致谴责的贺博士难道是第一个进行基因编辑的科学家吗?

    有很多人猜测,可能不是。只是其他的鬼子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而贺博士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世界留给我们这些凡人自由行走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还不趁早去我们想去但还没来得及去的地方看看。

新西兰定制游就找老周
微信:zhou5113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