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4
终于明白了,新西兰孩子为什么轻松

    对比了中新两国的中小学生后,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新西兰的学生真是轻松、幸福。新西兰的中小学生为什么轻松?有人觉得他们作业少,有人觉得没有升学压力,也有人觉得他们竞争不够激烈。老周觉得这些都对,但我觉得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在他的书《亲爱的安德烈》里写到:

 

“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和别人比成绩,而是我希望你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这话言外之意,对那些不好好读书或者根本就对读书没什么兴趣的孩子来说,就意味着将来会失去选择的权利而被迫谋生。

     这话放在台湾可能没错,放在内地也没什么问题,甚至放东亚其他国家也没问题,但如果放在新西兰呢?恐怕画风就完全不同了。

     老周曾经在一个国内育儿的大号里无意中看了一篇软文。光看标题还挺吸引人的,大概就是“我是如何帮孩子考上一所名牌大学的”。我是从不看软广告的,但当时只看标题还真没意示是个软广告。于是点进去看了,先是讲了一故事。讲的是一个高中女生,本来成绩平平。后来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于是知耻而后勇,发誓一定考上名校。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呢?软文写到:过年的时候,亲戚聚会,饭桌上大家问起女孩的成绩。对于成绩不好的学生来说,这可能是过年时最痛恨的事了。偏偏她不开眼的小舅在这时开了一个狠狠刺痛她自尊心的玩笑。我记得大概是这么说的:不一定非得上大学呀,能算楚清账,将来能当个售货员也不错。

    这玩笑可开大了,这孩子回家后大哭,发誓今后发奋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孩子妈妈为了帮孩子实现愿意,花重金聘请了一对一家教,终于让孩子迎头赶上,考上了一所名校。

    其实这是给一对一家教做的软广告。但这类故事我相信在现实生活中是肯定发生过的。如果有谁说让某个孩子将来去做售货员这类低端工作,无疑是对其人格尊严的一种极大的污辱。甚至有的老师或家长在骂孩子时会说:“如果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去干什么什么吧!”这恐怕是很多人曾经受到的一种“鞭策”吧?老周也不例外,在学生时代也遭到过很多这样的“鞭策”。

    在我们眼中,这类将来一定不能让孩子做的,无非一些所谓蓝领工作,哪怕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工种。

 

    老周觉得国内的孩子之所以那么累,其实是在用今天的辛苦换取明天更多的选择权。确实,对每一个人来说,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只有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才会轻松、从容,才能选择自己想做的事。在新西兰,孩子们觉得很轻松,也是因为他们天然就拥有更多的选择权。不一定非要上大学、上名校才能为自己将来赚取更多的选择权。

     可能有人会说,是职业歧视迫使国内孩子想想不读都得上大学。老周不想把这个问题上升到职业歧视的高度。我们就用世俗的眼光看看这个问题,如果说世俗就是凡事都要向钱看的话,那我们就看看在新西兰做这些所谓的低端职业能挣多少钱。

    前不久,老周家车库门打不开了。经过检查,发现是电机烧了,只能更换新电机了。我买来了台新电机,但自己不会安装,只能找专业人士来上门安装。经过再三比价,最后找了一个最便宜的。师傅来了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给我装好了,收了将近三百纽币,换成人民币1300左右。你觉得贵不贵?

    说实话,我觉得挺贵的。其他的“低端工作”如水工、电工、木工等的收费也一样贵。可能有人会说,在国内这类技术工作的收费也涨了很多,也不便宜了。据说,一个泥瓦匠月收入能过万,但又有多少人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学这种技术工作呢?一个三四千的白领工作,一个是上万的蓝领工作,可能多数父母还是想让孩子去当个office小姐或先生。说白了,就算收入可能比一般白领高很多,但社会地位却差很多。

而在新西兰,做我们眼中不能让孩子去做的低端工作,不仅可以生活的很体面、一样被别人尊重,而且收入往往会超过我们眼中的高端工作。

 

    前不久,有新西兰媒体报道,在新西,年人如果他希望在30岁前变得更富有,以技能为基础的工作培训和学徒制度才是更好的选择

    一家咨询管理公司Scarlatti统计了一群在2003-2007年高中毕业后的年轻人的收入轨迹,研究基本覆盖了调查对象在19岁到32岁之间的数据。结果显示,28岁时学徒已经比本科生(文学学士、理学学士和商学学士)多赚16.5万纽币!!!无论学生拿的是法律、医学还是艺术方面的学位,他们的收入都无法跟技术工人的收入媲美。

     比如说,30岁时机械工要比会计多赚185,998纽币;水管工要比医生多赚21,299纽币;地板安装工比律师多赚116,118纽币。

    新西业经济研究所(BERL学徒和大学毕业财务状况的研究也支持了Scarlatti公司的点,即边赚钱可以帮助学徒尽快给自己的养老金帐户做出献,尽早房,尽可能提前清房等到退休,他净资产和白几乎没有什么差

    但也有不少人并不这么认为。有数据显示,等到45候,医学生就成了科医生,一年能25万纽币,松赶上32岁时和水管工的差的那2万纽币。个研究的限太短了,不能真反映一个职业的收入潜力。 

    但不管怎样,在新西兰做一些我们眼中的低端工作也不失为一种可以接受选择。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对读书有兴趣的,也不能逼着所有的孩子都非得上大学不可。这才是给孩子更多的选择权。

新西兰留学/游学就找老周  
微信:zhou5113087(注明:研学)